德国职业教育受普遍认可,中小学教师收入颇具竞争力
发布时间:2018-11-21 15:19 来源:
英国教育思维
作者: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日前发布年度报告《全球教育纵览2018:经合组织指标》(Educationat a Glance 2018: OECD Indicators),该报告提供了经合组织36个成员国和10个伙伴国家(非成员国)教育体系的结构、资金以及各方面表现的数据,本文系德国篇。

德国教育纵览 
近几十年来德国的儿童早期教育和看护(ECEC)经历了一波饱受政策关注的高潮期。2016年3岁以下儿童ECEC入学率为37%,比2005年提高了20个百分点。在德国,母亲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三岁以下儿童中有49%接受了ECEC,而母亲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儿童中,这一比例仅为37%。

德国大多数年轻人接受过高中以上学历教育;与此同时,德国的就业环境对那些没有基本学历的人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在2017年,25-34岁的人群中有13%的人在没有获得高中学历的情况下离开学校,其中失业率为15%;这一比例是至少受过高中教育的人(失业率为3%)的五倍。

在德国,大约十分之一的15-29岁年轻人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接受教育或培训(NEET),这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低的比例之一。然而在德国以外出生的年轻人中有四分之一为NEET,这一数字受到了近年来大量年轻难民涌入的影响,后者仍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

德国的高等教育录取率正在上升,有超过一半的年轻人会接受高等教育。在德国,对于那些没有继续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职业资格证书提供了一条更可靠的就业途径。在25-34岁接受过高中教育或中学以上教育的年轻人(主要是职业教育毕业生)中,就业率几乎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高(83%与87%)。


德国职业高中资格证书发挥关键作用
在2017年,有13%的德国25-34岁年轻人没有获得高中学历(图1)。尽管这比例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15%,但包括加拿大、捷克、韩国、波兰和斯洛文尼亚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设法将没有高中学历的年轻人比例降低到了10%以下。



图1.  未接受过高中教育的25-34岁年轻人的按性别分类的比例(2017年)(编者注:各国排名根据没有接受高中教育的25-34岁男性所占比例降序排列)

在完成高中教育之前就辍学的年轻人在劳动力市场上面临就业困难。在德国,仅持有高中以下学历的25-34岁的年轻人中,只有55%的人有工作;而受过高中教育的人群中这一比例为84%。只有高中以下教育程度的年轻人的失业率是至少有高中教育程度的人的五倍(15%相比3%)。

在德国,25-34岁的人群中有超过一半(56%)的年轻人有高中或高中以上非高等教育的学历,这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他们中的大多数获得的是职业技术类学位(86%)。具有普通高中学历的年轻人(即Abitur高中文凭)大多倾向于继续深造,而不是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

德国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确保了高就业能力。25-34岁接受过高中教育或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主要是职业教育毕业生)的就业率已从2007年的77%升至2017年的83%。这不仅高于经合组织77%的平均水平,而且几乎与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87%)一样高。

在德国,年龄在25-64岁之间、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有35%的人最高教育水平为高中或中学以上非高等职业教育。

高等教育带来就业和收入优势
在德国,超过一半的成年人(53%)在一生中会接受高等教育,这接近经合组织58%的平均水平。如果包括国际学生,这一比例将升至60%,而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为66%。德国年轻成年人(25-34岁)在高等教育学历方面的比例稳步增长,从2007年的23%增加到2017年的31%。

与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相比,德国学生会选择进行更高水平的深造学习:只有不到1%的年轻人选择的是短期高等教育资格(经合组织平均为7%)。大多数年轻人获得的是学士学位或更高的学位:17%的年轻人获得学士学位,14%的人获得硕士学位,1%获得博士学位。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的年轻人所占的比例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相当,但德国在学士学位比例上落后(经合组织平均为23%),这可能是因为德国有着强大的双轨制职业教育培训体系作为学术学历的替代品

相比较而言,至少有一位接受过高等教育父母的个人来说,有低学历父母的个人获得高等教育学位的可能性更低:在德国,25-64岁、有至少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父母的人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为58%,而在父母最多接受过高中或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中这里比例仅为前者的一半(29%)。

和其他经合组织国家一样,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就业前景最好。在德国,受过不同层次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的就业率接近或超过90%。虽然持有硕士、博士或同等学位人群的就业率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类似(分别为88%和92%),有学士或同等学位人群的就业前景比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更高,德国为88%,经合组织平均为84%。

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在劳动力市场中获得收入上的绝对优势。拥有短期高等教育资格(如经过短期培训的熟练技工) 的德国成年人比仅受过高中教育的人收入多51%。于此同时,拥有学士或同等学位的人相较仅受过高中教育的人收入多65%,而那些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或同等学位的人相比收入更是多出83%。

早期移民对就业结果有更积极的影响
在德国,大约五分之一(21%)年龄在25-64岁之间的成年人出生在德国以外。在解释在海外出生的成年人尤其是年轻人群的数据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据中包括了刚来到德国寻求庇护的难民,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还在上语言课程来为就业作准备也可能还没有机会就读教育项目。

在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和合作伙伴国家中,在海外出生的成年人更有可能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接受教育或培训(NEET)。在德国,24%的海外出生的15-29岁人群是NEET,而在本国出生的15-29岁人群中这一比例为7%。在海外出生的、16岁或者之后来到德国的年轻人中有三分之一(32%)是NEET,而相比之下在15岁之前来到德国的人群中这一比例只有11%(图2)。该数据表明教育和培训的重要性,这将确保个人拥有在劳动力市场所需的技能。



图2. 在本国和外国出生的15-29岁NEET所占比例(2017年)(编者注:“NEET”指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接受过教育或培训的年轻人。括号里的百分比代表的是在国外出生的15-29岁年轻人所占的比例)

在德国,海外出生的成年人比在本国出生的同龄人达到高中教育水平的可能性更低。25岁至64岁在德国本土出生的成年人中只有9%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而海外出生的成年人中这一比例是前者的三倍多(32%)。没有接受高中教育的海外出生的成年人的就业率(58%)几乎与本土出生的成年人(62%)一样高。

在德国,四分之一(25%)海外出生的成年人拥有高等教育学位,这几乎和本土出生的成年人比例(30%)一样高。然而,与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一样,在海外出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就业率(78%)低于本国出生的同龄人(91%)。从教育程度来看,这是海外出生的工人和本国出生工人之间最大的就业率差距。这反映出在海外出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在其所在国获得教育和经验认可、语言障碍以及在找工作时可能存在的一些歧视等困难。

通过经合组织和合作伙伴国家的数据我们不难发现,在人生早期的移民会对个体在就业结果总体上有着更积极的影响。15岁之前移民德国、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外出生的成年人与本国出生的同龄人有着相似的高就业率(都在90%左右),而在16岁及以后来到德国的成年人中只有76%成功就业(图3)。

在德国,拥有高中或更高学历、全职工作的外国出生成年人的收入与本国出生的同龄人相当。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外国出生的成年人比本国出生的同龄人的收入略高。



图3. 25-64岁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本国和外国出生人口的就业率,按照移民时年龄分类(2017年)(编者注:括号内的百分比表示25-64岁外国出生的成年人的比例)

同等学历女性收入普遍低于男性
近几十年来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对女性有利。在年龄较大的成年人(55-64岁)中,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女性(17%)比男性(11%)多,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21%)比男性(32%)少。而在25-34岁的人群中,两性受教育水平的差距几乎消失。

同许多其他经合组织国家一样,从高中职业课程毕业的青年男女所选择的学习领域的分布存在很大的性别差距。从卫生和福利专业毕业的大多数是女性(85%),而选择就读工程、制造和建筑领域的则大多是男性,女性在这一领域的比例不足(9%)。

在所有教育水平上,德国女性从业者的收入都低于男性从业者。例如,拥有高等学位全职工作的女性收入比男性低26%(与经合组织26%的平均水平相似)。25-64岁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人群中两性收入差距为25%,而在有高中或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学历的人群中,这一差距仅为16%。导致收入差距的部分原因是在选择就读专业方面存在着性别偏见,而专业与不同的收入水平有关。

德国职业高中教育和培训体系提供的良好就业机会也反映在年轻人NEET比例上。在德国,18-24岁的年轻人中有9.5%是NEET,远低于经合组织14.5%的平均水平。尽管NEET女性更可能求职不活跃,男性更可能失业,但女性(10%)和男性(9%)NEET比例相似。

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和教育水平上,女性的就业率都低于男性。在德国,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年轻男性中就业率为65%,而年轻女性只有43%。在受教育程度较高的成年人中,就业率的性别差异下降到6%左右。受过高中教育或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的年轻女性的就业率为79%,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的就业率为84%。德国在这两个水平上的性别差距分别为7%和6%,远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17%和9%。

德国儿童大比例接受早期教育
让幼儿接受高质量的早期教育可以对儿童在生命最初几年的身心健康、学习和发展产生积极影响。2016年,德国有超过三分之一(37%)的3岁以下儿童接受了早期教育 (婴儿托儿所、混合年龄教育或儿童日托),比2005年增加了20%。年龄较大的儿童也有着类似的就读趋势:2005年至2016年期间,德国3-5岁就读学前教育的学生平均入学率从88%上升至95%。这一比例远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入学率86%。

儿童与教师的比例是衡量在早期教育中投入资源的一个指标。在德国的幼儿早教阶段,平均师生比为1:5;在学前教育阶段的师生比为1:10。而经合组织国家中对应的师生比分别为1:8和1:14。

2005年至2016年间,德国早教及幼教的从业教师有所增加。尽管2005年至2016年5月就读学前教育的儿童数量减少了2%,但学前教育的教师数量却增加了28%。这些变化导致每名教师对应的儿童数量减少了24%,远高于经合组织9%的平均水平。

德国每年在儿童早期教育发展上的支出为每个儿童14,769美元,在学前教育上的支出为每个儿童9,827美元,远高于经合组织平均11,976美元和8,426美元。因为儿童发展和教育的早期阶段为未来的学习奠定了关键的基础,在这一阶段进行投资可以带来高回报。

在德国,政府公共支出约占儿童早期教育发展和学前教育经费的80%,家庭支出占近五分之一。

在有数据可用的所有国家中,母亲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比母亲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更可能接受早期教育和学前教育,前者比后者平均高出约10%。德国三岁以下、母亲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儿童中接受早期教育和学前教育的比例为49%,而母亲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儿童中这一比例仅为37%。

德国公共教育支出比例相对较低
2015年德国花在每名小学、中学和中学以上学生(换算为全日制)教育上的花费为10,863美元,远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9,276美元。2010年至2015年期间的总支出几乎保持不变,仅下降2%;而小学、中学和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院校的学生人数则下降了7%。这些变化意味着平均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支出增长了5%,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持平。

在高中职业课程方面,德国每年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支出尤其高,几乎比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高出50%(15,943美元和10,831美元),而在小学阶段则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相似(8,619美元和8,539美元)。

2015年德国花在大学生身上的人均支出为17,036美元,远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15,383美元。虽然德国在2010年到2015年之间将高等教育的总支出提高了11%,但是教育支出的增长并没有跟上同期高等教育入学人数增长26%的步伐,后者的涨幅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二。这导致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平均花在每个大学生身上的支出下降了12%。

2015年德国在小学至高等教育的核心教育服务、辅助服务和研发方面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远低于经合组织5.0%的平均水平。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下降了7%左右,比经合组织的平均降幅(5%左右)更大。

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公共教育支出占政府总支出的比例从8.9%上升至9.7%,但在2015年,公共教育支出的占比略降至9.2%,低于经合组织平均的11.0%。

在德国,四分之三的公共教育支出由各联邦州出资;而联邦政府对小学至中学以上非高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出资占总资金的7%和28%。

教师收入颇具竞争力
德国为教师提供的薪水是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和伙伴国中最高的国家之一。例如初中教师的年薪起薪为63,600美元,几乎是经合组织平均水平33,100美元的两倍。在积累了15年的工作经验后薪水会增加20%左右,而且在教师职业生涯最后阶段还会再增加近10%。这确保了教师这个职业在整个教学职业生涯中一直能保持吸引力(图4)。



图4. 初中教师在教师职业不同阶段的法定工资(2017年)(编者注:按购买力平价折合美元计算的公立学校教师的法定年薪)

德国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不同教育水平的教师有着不一样的薪水待遇。在都有15年工作经验教师中,小学教师的年薪是70,700美元,而初中教师的工资要比前者高出9%(76,800美元),而高中教师的工资则要比初中教师还要高出6%(81,300美元)。

教师的薪水在德国很有竞争力。具有15年工作经验和最普遍学历的初、高中教师的法定工资与其他全职、全年工作、受教育程度相同的劳动者相当:2017年,初、高中教师的工资收入与同等教育水平的同龄人持平。然而小学教师的收入却要少11%,这降低了小学教师职业的竞争力。

和所有其他经合组织国家一样,德国的教师队伍大部分是女性(66%)。然而,女教师比例最大的阶段集中在教育初期,而且比例在之后的教育阶段中都连续下降:小学教师中87%为女性,初中阶段女性教师占比67%,高中阶段为54%,高等教育阶段为39%。

从2006年到2016年,不同教育水平的女性教师比例有所上升。虽然在高等教育水平,女性所占比例从2006年的32%上升到2016年的39%,使得教师性别变得更加平衡,而在小学至高中阶段,性别失衡则变得严重,女性教师比例从2006年的65%上升到2016年的70%。此外,73%新入职的高中教师(30岁以下)为女性,而50岁以上教师(50%为女性)则两性比例一致。

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德国的教师队伍是年龄最大的之一,仅次于意大利。2016年有约39%小学教师、47%的初中教师和41%的高中教师年龄在50岁以上。在整个经合组织中,年龄在50岁以上的小学教师的平均比例为32%,初中教师为36%,高中教师为39%。

德国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