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著名的职业教育体系能否出口?英国教育部长有自己的理解
发布时间:2020-09-07 17:56 来源:
埃文宗教育
作者:

就像地球绕着太阳公转一样,世界上某个地方的教育部长总会拍一拍讲台,再次表示他们的国家必须效仿德国世界领先的职业教育体系。可想而知,评论家们则会再次反对,认为该体系是由德国的经济和文化所塑造的,无法转移到其他国家。

这一切都是陈词滥调,英国政府的教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上个月在演讲中承诺结束英格兰高等教育的扩张时代,并“建立一套世界一流的德国式继续教育制度”。

但是这一次,我们有理由更仔细地听一听这熟悉的言论。如今,威廉姆森有强大的政治动力来实现这个目标:保守党新的、绝大多数是非大学生的选民,大多身在支持脱欧的中北部地区,在各种进修学院,而非大学中。此外,新冠危机(还可能来自英国脱欧)的经济冲击带来了对工作与教育之间关系的新思维的迫切需求。

这一切不仅对学生和继续教育学院很重要,对于大学,作为职业教育的提供者,以及可能由于威廉姆森的“德国式继续教育”而获得更少资源的高校,也同样重要。


因此,应该多么认真地对待在英国创建德国式职业培训体系的期望?政府又应该模仿该体系的哪些特征?

德语国家的职业系统在市场驱动和国家管制的方法下走了一条中间路线,采用了双重原则,即“公司培训负责学习者的教育实践部分,而职业学院提供理论指导”。该方法符合德国更广泛的社会统合精神,强调国家、公司和工人之间的合作。

德国的贝塔斯曼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创新的政策基金会,该基金会于2015年出版的关于德国职业教育是否可以成为其他国家的“可出口蓝图”的报告中进行了解释。

该报告由圣加伦大学商业教育与教育管理学院的职业教育专家和名誉教授迪特·欧拉合著,他对威廉姆森的德国志向有何看法?

欧拉教授对其措辞表示质疑,他表示“建立基于雇主主导标准的高质量资格证书”。欧拉教授说:“在德国,这样的标准不仅仅是由雇主主导的。相反,它们是由教育机构、工会和雇主协会的代表进行谈判而制定的。”

雇主、工会和政府参与(教育是德国16个州政府的职责)是德国职业体系的关键特征。确保提供工作的公司以及工人都认可这些资格证书是至关重要的。


欧拉教授说,与此同时,威廉姆森以“非常模糊的方式”使用了“学徒制”一词,“这可以被解释为让年轻人从事一份工作,然后再把他们送上一所继续教育学院。”在德国,也有基于工作的学徒制,公司有义务根据课程对学徒进行培训,最后进行评估。他补充说,有越来越多的与大学学习相关联的学徒制,能在4年后授予学士学位和学徒制学位(类似于学位学徒制,但在演讲中没有特别被提及)。总体而言,威廉姆森先生的讲话“只是将‘德国式继续教育体系’作为商标,而没有认真提及该概念的关键组成部分”。

其他人则质疑“德国式继续教育”愿景中继续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区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教育与技能主管安德烈亚斯·施莱希尔表示,关键问题是“各国如何更好地融合劳动世界和学习世界。学术和职业学习机会之间的区别已经失去了很多意义……过去,我们曾经学会做事,现在学习才是工作,这赋予了职业教育全新的含义。”

德国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