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孩子上职高?人工智能时代的德国职业教育也如履薄冰!
发布时间:2021-08-19 16:36 来源:
特特米拉在德国
作者:

很多朋友说,中国“双减”后的教育政策,明显是在向德国教育看齐:

分流50%学生上职业学校,毕业可以与双元制接轨,让他们有企业合同、接受职业专业培训、有保障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那么这50%左右的家庭,也就不必去挤中学的独木桥和内卷焦虑了。

但估计很多朋友不知道,曾经引导德国经济成功的职业教育,目前正处在危机与转型之中。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瞄准了文理中学(类似国内普高),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比例下降,也就意味着加入双元制的学徒工越来越少。

在德国,以前是每两个人里就有一个接受职业教育的,现在是每四个人里才有一个选择职业教育。

德国的双元制学徒工,在维基上有解释:



Azubi,正是德语单词学徒工Auszubildender的缩写。

在德国,中学职业教育是整个教育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目的是向企业输送成熟的、合格的技术工人Azubi。

可是,德国现在很多Azubi的工作岗位,正在慢慢的被智能化取代。

中国的将来,是否要走德国走过的老路?

1。

我们的同龄人,现在三四十岁的德国家长以及他们的长辈,很多很多没有读过大学,只接受过职业教育。

他们在职业教育的背景下,买得起房(当然要看是怎样的房),国外度着假(当然要看是怎样的度假),年假15到30天不等,享受着公平的医疗保险,孩子受教育免费直到大学,该拿的父母金和儿童金一样不差。



但我真真实实的知道,就是这些特特米拉同学的家长们,绝大多数都希望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

大家都意识到,人工智能化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只读到普通职业教育结束,或者安于现状,在将来是完完全全不够的。

每年亲子游我会带国内来的朋友去参观奥迪或奔驰工厂,生产线上的确还需要Azubi,但是随着高精尖的机械自动化程度提高,每年我都看到了车间的变化,越是这样生产线上的员工,心里越清楚,自己被强烈需要的时候不多了。

以前车间里需要500个技术工人,现在需要200个,将来需要50个,你拿什么本领去跟机器人和自动化做竞争?

换句话说,现在的工厂还需要你,但是20年后你孩子的竞争力在哪里?



一旦换一条生产线,企业宁愿花大价钱买一条更智能、寿命更长的设备,还是请几个工人付他一辈子大锅饭的钱?

人总是没有机器精准,高效,人有病退有产假,机器没有。

2。

都说德国企业非常的保守,但是新冠大大的促进了德国向自动化靠拢的步伐。

我在Rossmann(类似国内的711日用品连锁店)看到,原来的5个付账前台,现在只有1个了,另外的由4个这样的机器取代:



SB Kassen就是“自助付款台”的意思,在中国早就普及了吧?

这家超市唯一的人工付款台,负责给那些操作自助机没有成功的人取消订单,重启机器,以及服务于暂时无法接受新事物或者只信任人工服务的老年人。

类似的还有德国IKEA的收银台,对吧,这个大家都很清楚,很多年前就已经自助付款了。

德国面向14-19岁青少年的职业教育曾经很成功,目前整个社会也很安稳的、享受着职业教育毕业生服务于大众社会,像螺丝钉一样,从事相对简单、专一但必不可少的岗位。



随着时代发展科技进步,连德国这样保守的本土企业都开始减少前台了,以前德国职业教育后对标的岗位,从现在到将来,渐渐地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了!

商店上货的时候有机器人,餐厅上菜有机器人,自助面包店只需要一个人在收银台,酒店和机场有自助的check in 和check out柜台。

失去岗位的人,去向何方?

3。

我德国同事的儿子学的是酒店服务的Azubi,只能削尖脑袋去申请最好的几家酒店,因为在那里,人工就代表着更尊贵的服务,但是倘若去不了,普通的酒店服务岗位已经大幅下降了。

德意志银行在近两年里,几乎所有的中介合同工都面临转正危机,大多数两年一签到期后,不再续签合同。而中介的合同工,在银行占有不少的比例,他们几乎都只有职业教育的学历。

即使他们的能力和专业非常匹配银行工作,尤其是在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岗位熟悉,与大家的人际关系不错,在四五年前还很容易获得转正机会的,现在合同到期,怏怏离岗。



除此以外,德意志银行在2021年底之前,近500个营业所里将关闭100个,其下属的德国邮政银行在德国境内800多家营业所将在2022年之前关闭100个,因为自动取款机和自动工作机的普及,再也不需要很多的前台工作人员。

而德国几乎所有银行的前台人员都不是大学生,而是职业教育毕业的Azubi。

我无意贬低任何职业和学历的人,我只想说,中国的人工智能化程度比德国还发达,企业和社会对智能产品的接纳度非常之高,如果中国教育的“双减”政策只是为了向德国一样培养那么多职业教育的Azubi,那不是读出来等于失业吗?

4。

德国在曾经的经济复苏期,需要很多愿意吃苦耐劳实干型就业人才,推出的适合当时国情的教育体制,不搞中考,但中学难度加大,几次考不过就变相劝你转学,你自己跟不上,也会想要转学。

加上职业教育本身就是挂靠企业,有了企业做支撑,虽然工资少,但好在学习期间就有微量收入和毕业后的入职单位,医疗养老福利都不错,职高生的比重占到了同龄人的一半左右,社会主体人群各学历势均力敌,不存在走哪条路线更高级。



德国有高科技,但是整个国家改革推陈出新的动力不足。

以前他们觉得这样就挺好,永远是柜台人工收款,去哪里都得备着零钱,现在还会使用几分几分的硬币。

要不是新冠,德国恐怕将来好几年也不会有网课这种事情,各派人士拿数据保护协议当幌子。

但现在有了呀,无数新型的在线教育平台已经涌现。

德国人都喜欢逛商场和超市,新冠让人们体验了足不出户,饭菜上门的便捷,据说还有不少超市的收银员,变身为送货员。



我们部门所在的大楼,官网显示今年年底租金到期,居然不续租了,那么大的银行部门,说撤退就撤退,挤到银行别的大楼里。

原因很简单,大老板发现可以缩减成本,让一半的人一周两天时间在家办公就好了。

现在我和我的同事们已经在家工作一年多了,非常顺利也渐渐习惯,新冠让德国人强制体验了在家上班的便利和节约。

坐办公室的人少了,需要的写字楼少了,开在我们大楼里外包的食堂肯定要撤摊了,卫生服务公司肯定丢了这个大订单,前台人员合并,周围的小卖部也会萧条,一系列的产业链都会有巨大影响。

世界发生的变化,工作形势发生的变化,很多是无法预料的。

唯一可以掌控的是你自己的技能,或者说,是我们希望孩子掌握的技能。

德国确实给过Azubi很好的福利待遇,现在也在鼓励孩子们继续接受职业教育。

但是时代在进步,就像以前国内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大姐哭着说,“我都在这个岗位干了40年了,现在你让我离开,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

工业时代的产物“职业教育”,岌岌可危。工业4.0智能化背景下的职业教育,急需转向。

5。

虽然目前德国各行各业运转良好,但我们不会理所应当的觉得,将来10年或20年后面临社会的孩子,这样走下去就好。

一旦机械化程度升高,有一些人工岗位可能还会短期存在,比如超市里唯一的人工收银台,谁会能获得这个位置?

汽车厂流水线上,短期内也是需要有人来操作控制面板,协调整个车间的机器人运作,纠错和修理故障,谁能熟练这项技术?



当生产由过去的流水线模式,转变为大规模的智能生产模式,技术工人理应具备与时俱进的行业技能,从传统的机器操纵者,转变为工业流程的掌控者。

所以德国目前的职业技术人员,要接受更为全面的职业技术教育,获得更高的职业技能和就业资格,与工业4.0智能工业的发展相契合。

一旦现在的Azubi,不能像他们的父辈一样获得目前的岗位、福利和经济收入,必然会激起他们往前思考将来要走的路,带动竞争意识和自驱力!

6。

让我们回头来认真看看中国的“职业教育改革”到底是什么!

我在新闻联播的视频号上看到了“主播说联播”的一段解读。



文字整理下来就是:

“...未来职业教育的前途很广阔,因为产业发展有大量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

在“十四五”规划纲要当中,明确提到,要稳步发展 职业本科教育,推动职普融通 ,也就是说,未来职业教育可以更多的拿到大学本科的学历...

今天我们一提到职业教育,就会想到那是中专、大专,本科很少,而未来,职业教育会和本科教育相互融通,很多的大学恐怕就会设置和职业教育直接相关的专业。

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就是要解决“有技能没学历”这样的痛点...“

恍然大悟吧,其实不管是中国还是德国的职业教育发展,都在“稳步发展职业高等教育”。

7。

所以,回到文首朋友提到的“双减政策”,我觉得多半会有这样的思路:

a. 禁止外界补课,让学生们课内外负担减轻,让50%愿意且能上高中升大学的去上。

b. 职业教育会慢慢成为自主选择的结果,而不是没考上前50%名额的学生才读的学校。

c. 会有很不错的企业加入进来,被扶持的企业会得到优质的“职教”津贴,企业会将津贴服务于职校生。

d. 在很多大学出现双元制的专业和文凭,职校生毕业时,可以考虑大学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本科学历”。基础课门槛略低,专业课门槛略高。

e. 最后实现的是,有一部分人即使没有普通大学本科学历,但是在某一领域接受多年企业和大学培训,最终更能胜任该企业的技术职位,不会眼高手低,且受到企业重用。

如果要在最后两项进行中德的对比,德国倒正好有功能分明的三种大学:

以实践和技术为重点的Fachhochschule(FH)
以科研和研发为重点的Universität(Uni)
双元制高校,如新建于2009年的德国第一所双元制大学Duale Hochschule Baden-Württemberg(DHBW)
双元制大学提供给职高毕业生另一个机会,由企业给合同,签署合同后学生属于企业,每周几天在高校,几天在企业,业余时间要学习,拿工资和公司年假。毕业文凭是本科,也有少量的硕士学位。

在生产自动化和流程管理提高的新工业时代,德国对职业教育的要求是多方面的。

不仅需要掌握数字软件熟练运用的新工业能力,还需要具备组织协调和领导能力,使“双元制”教育更适应工业4.0下就业能力的需要。

8。

中国的“双减”政策不全是为了向德国教育靠拢,但两国确实又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职业教育愿景”,肃清市场,尽量让每个孩子在轻松的环境中、有特色的脱颖而出。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一定是有自己的特长的,有点拿得出手的本领。

职业教育的分流到后期更高级一点,不仅能解决“有能力没学历”的痛点,还能把职业教育跟个人兴趣爱好结合。

在这一点上,我有接触到很多德国人,他们选择的职业教育行业首先就是自己喜欢的领域,其次是有大量需求的行业,在Azubi就业之后再去进修远程教育或者夜校镀金。



中国的“双减”政策以后,把基础学科拜托给学校的老师,减少作业总量和时长,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留给孩子们更多的时间,从而获取特长发展的机会。

是不是社会上的岗位可以满足所有的人?我不知道。

但是一个有特长,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的人,最容易出成绩,最有存在感。

教育不是批量生产,并没有一个通用的标准生产模式,如果大家无效内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进入了高中和大学,只是二本三本,毫无行业特色,毕业后才会经历最大的恐慌:

我,可以干什么呢?

某些传统行业岗位越来越稀少,但也有新兴行业在蓬勃发展,有学历加持,有企业背书,有特长的岗位,干一行专一行,以此来提升不可取代的能力和个人幸福感,也能让每个人身在其位,能谋其职。

德国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