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对英国职业教育影响几何
发布时间:2017-05-03 11:21 来源:
作者:

    去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投出了一只“黑天鹅”:脱欧!这一结果着实让世界一颤,英镑汇率应声下跌。接着,首相卡梅伦含泪辞职,换上梅姨(特雷莎·梅)当政,收拾残局。当前,“脱欧”俨然成为英国的头等大事,对英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复杂且深刻的影响。那么它对英国职业教育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1、技能缺口增大,职业教育担负重任

  英国虽然国土面积小,却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在科技繁荣的同时,技术技能人员短缺却也一直被视为英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英国技术技能人员短缺的原因大致包括本土出生率较低,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从而导致青年劳动力不足,加之英国文化传统以及社会福利制度等综合因素,许多英国人不愿意接受职业教育并从事技术技能行业。在过去,借助于欧盟人员自动流动的便利,技术技能岗位的空缺得到了来自其他欧盟国家公民的填补。然而,脱欧后,欧盟外来劳动者的数量很可能大量减少。这一方面是由于脱欧将降低欧盟人才流入的便利性,另一方面,英镑汇率的下跌也导致在英工作的吸引力下降。这一变化趋势已经显现出来。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统计,虽然欧盟其他国家公民仍继续来英工作,但数量已经明显减少,从脱欧公投前平均每季度6万人减至脱欧公投后三个月的3万人,几乎腰斩。

  许多行业和企业大声疾呼关注脱欧后英国将面临的严重的技能缺口问题。以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系统为例,据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联合会的统计数据,英国有13万来自欧盟其他国家的医疗服务人员,包括10%的医生和5%的护士。英国本来就一直为医疗服务系统的员工短缺所困扰,脱欧后,欧盟工作者的减少将进一步恶化这一局面。英国大型的三明治咖啡连锁店PretA Manger也表示,英国人不愿意从事餐饮服务工作,其员工中有65%来自欧盟其他国家,每50名应聘者中只有1名是英国人,脱欧后公司将面临严重的员工不足。

  在技能短缺危机日趋严重的背景下,英国政府将解决方案投向了职业教育。特雷莎·梅表示,在纷繁的各项事物中她将“把重点放在职业教育上”,因为“这是在锻造和塑造的新未来”。为此,技术教育已经被列入了英国政府最新公布的“后脱欧”英国工业发展战略十大计划之一。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也在近期表示“脱欧后的英国将更需要在技能开发上实现自给自足”,他重申了英国政府到2020年使英国人接受技术课程的时间增加50%至每年900小时的目标,并宣布为职业教育每年额外增加5亿英镑的预算投入。这在财政捉襟见肘的英国当下,可谓大手笔。职业教育在英国整体教育政策中的优先级可见一斑。

2、经济发展波动,职业教育面临调整

  英国脱欧被称为一场与欧盟的“离婚”。特雷莎·梅于近日终获上下两议院的通过和英国女王的批准,即将启动预期两年的“离婚”谈判。这场“离婚”注定将给英国经济发展带来许多不确定性。虽然特雷莎·梅已经表示了“硬脱欧”的态度,不惜以退出欧洲单一市场的代价控制移民、守住国门,但国内批评较多,苏格兰甚至以此叫板“脱英”,令她头疼不已,谈判策略可能存在变数。欧盟的要价也必定不会手软,强硬的特雷莎·梅放话,“坏的交易不如一拍两散”。然而最近英国脱欧大臣戴维斯却表示政府对“硬脱欧”的经济影响并没有测算过。英国脱欧后的经济发展表现出令人担忧的不确定性。

  在此背景下,企业家们对英国经济发展前景的判断出现了明显分歧。相当一部分企业表示担忧。尤其是英国的重要支柱产业金融业,许多银行已经公开表示将向欧洲其他地方转移业务和人员,如汇丰、瑞银、高盛、JP摩根、巴克莱等。而一项对苏格兰企业的调查也显示,2/3的受访者认为脱欧给经济带来不确定性,并且有1/3的被访者在考虑将其部分业务转移出英国。但也有不少企业看好英国经济发展前景,在英国脱欧公投后仍然选择了加大对英国的投入,比如谷歌、脸书、苹果、波音、丰田、日产等。

  无论怎样,脱欧后的英国经济恐怕都难免波动,而这种波动将对技术技能人才需要的数量和结构产生明显影响。梅姨表示,英国长期以来一直在调整经济结构,脱欧后如果金融公司在英减少业务,将使这一任务更加紧迫,调整重点将放在制造业和服务业上。英国近年来大力发展学徒制。在经济波动期,这种“需求引导”的办学模式较之“供给引导”的职业院校办学模式,能更好地促进技能供需匹配,缓冲结构性失业。而其他全日制职业教育办学机构在这一波动期内,则需要有更敏锐的判断能力以及更快的反应速度,调整办学方向。

3、财政压力增大,职业启蒙教育受损

  英国是世界发达国家中财政赤字最高的国家之一。保守党政府原本一直致力削减财政赤字,并希望在2020年前实现财政盈余。然而,在脱欧的各种不确定下,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已经表示改变原定计划,将该目标延至下一届议会任期,政府当前要准备应对新的机遇和挑战。

  财政压力的增大,使得英国政府不得不精打细算、开源节流。征收学徒培训税是英国政府在职业教育方面“开源”的一个重要措施。按计划,今年4月起,凡年工资总额超过300万英镑的英国企业都需要缴纳学徒培训税,税率为该企业年度工资总额的0.5%,但他们同时可获得1.5万英镑的政府补助。笔者曾经与英国的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探讨过脱欧背景下这一税种是否仍会按计划征收的问题,他给出了极其肯定的答案,而理由非常简单,就是“英国政府没钱了”。

  在支出方面,英国政府新公布的财政预算将为教育额外增加3.2亿英镑的投入。然而经费将主要用于新建110所自主学校和文法学校。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启动了一个新的公式计算公立中小学的拨款。令学校和家长失望的是,按这一新公式计算,每个学校能获得的经费不升反降。据英国教育政策研究所估算,2019至2020年度英国小学拨款将平均减少7.4万镑,中学平均减少29.1万镑。英国财政研究所则估算,2019至2020年度中小学的生均投入将比当前降低6.5%。为此,家长们甚至发起了“为所有学校公平拨款”运动,敦促政府改变政策。在办学经费减少以及英国政府强化中小学英语、数学等主课教学的双重因素影响下,许多学校校长已经表示将减少校外活动、体育、艺术以及职业教育课程。这对于职业教育文化原本就较为薄弱的英国职业教育是个不利消息。事实上,过去曾有许多研究指出,英国职业教育生源的不理想是其职业教育质量难以与德国一较高下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小学里职业启蒙教育的削弱,无疑会对英国职业教育产生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总之,在脱欧背景下,英国职业教育既有机遇,也有挑战。去年7月,英国政府发布了《后16岁的技能计划》白皮书,为英国职业教育的发展画下了雄伟蓝图。按计划,学徒培训税、学徒制研究所、资格认证改革、过渡年等一系列措施都将陆续启动。然而,脱欧影响是否会使英国政府在职业教育政策上做出调整?英国职业教育又是否能成为帮助英国平稳脱欧的利器?一切都还有待继续观察。

  (作者:关晶 系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访问学者)


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