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Robertson:现在讨论高质量职业教育正当其时
发布时间:2020-09-15 17:48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Craig Robertson 世界职教院校联盟主席

   现在讨论高质量职业教育正当其时,全球疫情对职业教育的影响,新技术带来的变化,以及职业教育原有的问题,都需要去找到解决方案。

   今天我讲的主题是后疫情时代下的包容性增长以及培养产业新人才。在疫情之前,就出现一些新型技术会导致工作岗位的流失迹象,这是相对较旧的数据和分析,可以体现新型技术对于工作岗位的冲击。

   2016年,世界银行预测:自动化发展会威胁到全美国45%-57%的工作岗位。白宫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也预测:自动化会导致一些低薪岗位的流失,甚至会影响到83%的岗位,例如人工智能、自动化等新型技术会取代一些低薪岗位。从数据可以看到,在不同的州和不同的领域的情况是不同的。根据麦肯锡的分析,全球会有三亿七千五百万工人(全球劳动力的14%)有可能会面临失业的危险。在发达经济体中,有可能会有23%的人的能力与职业不匹配。

   据估计,在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不同,因为发展中国家有可能会运用技术在新生产领域工作,所以自动化对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影响都不同。我们并不清楚最终真正的影响会是什么,只能说现在这些预计可能相对较高,但我们明确知道的是,技术和自动化会持续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就算没有失业的情况,也及有可能会出现工人更换工作的情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两年前的分析。他们所作出的预计是:机器人或者新型技术是否能够替代人类劳动力?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将会出现什么状态?有一种情况是,如果机器人代替人类劳动力的比例很高,对于高技能、高新工作人员的需求会更高,同时他们的工资也会提高。由于机器人可以承担低技能的工作,因此低技能的工作岗位会消失。如果机器人影响到高技术以及高薪工作岗位(例如高级管理岗位)。由于资本的投资增加,所以人类会更多的投资于技术机器人。而低技能的工作岗位同样也会面临薪水的大幅度降低,因此机器人对于工作岗位的替代对全世界的经济体都会有重大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后提出国家投资应该进行调整,如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会有相应的后果。因此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可以提高低技能人员的工资和能力。所以最后的结论是要提高低技能、中技能的薪资,不管是工人还是企业家的,结果都会改善。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体造成了重大的影响,经济活动明显萎缩。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现,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萎缩1.9%。国际劳工组织估计,2019年一季度到2020年之间的工时也有所下降,工作时间的损失相当于一亿三千万全职的工作。这对于20亿工作的人,80%人群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贸易的紧张也会使得国家在过去40年之内取得的成就被抵消掉。因此全世界有更多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

   我非常同意各位选择这样一个议题,因为这是接下来4-5年要专注的问题,也要就此来促进世界经济的恢复。现在在技术和职业教育方面能做什么?目前需要三个要素,以跳远项目(三级跳)作为假设。首先是姿势(跳起来的瞬间);人际之间的工作也就是信息分析以及人力资源互动性的工作会增加。我们一直在告诉人们流程和任务是什么,但还需要另外的工作进行互补。在澳大利亚,我们非常重视以工作能力为基础的职业技术培训,而不是单纯强调对工作过程和知识点的学习。这是培养人才的关键。

   此外,技术方面的改革也使得消费者要求更高。我们会更加了解某个技术职业背后的原理。在南非的一个分析表示,建造一艘船首先要知道怎么做,之后清楚如何使用工具以及运用手艺,这样就能够准备合适的材料。同时需要系统性的科学知识和具体的知识技能,从而知道应该如何去做。我们以达沃斯论坛中的数据为例,据数据表明,2022年的培养人才方向趋势是分析性的思考创新、积极学习以及学习创造力。另外,不管是企业创新还是总体帮助公司实现成功都需要让人才了解相关的知识。所以这对我们而言是三个培养技能人才非常重要的要素。

   在职业教育体系中,我们需要一是清楚技能是什么;二是明白技能背后的原理;三是如何去做。什么时候才能把三个元素组合到一起?比如在三级跳领域中,全世界男子纪录是18.29米,这比跳远世界纪录更远。所以在培养人才时,关键是考虑每个学生真实的需求,以及竞争力到能力的转变,让他们不仅要知道是什么,还要知道为什么以及怎么做,这样才能让他们在工作中脱颖而出。这也对创新和创业也是非常重要的。

国际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