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再次提请审议,校长期待“春天来了”
发布时间:2021-12-22 15:47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20日再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现行职业教育法于1996年颁布,距今已25年。据了解,修订草案进一步突出职业教育特色,优化职教学生升学就业社会环境,加大对积极开展职业教育企业的激励。为此,记者采访广东多位职业院校校长,他们期待修订能够早日完成,职业教育发展中的短板和瓶颈能尽早破解,用实力赢得社会认可,真正迎来属于它自己的春天。

真切感受“春天来了”

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校长姚卫红表示,这次修订草案能对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有非常好的支撑作用,“它对职业教育的类型定位非常明确,包括以促进就业为导向,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知行合一,这些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制度支撑才能让我们走得更远,作为职业教育人,我很期待这部法律能顺利通过。”

他还表示,从2019年颁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到今年4月举行的全国职业教育大会,再到10月发布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三个关键节点构成了目前职业教育发展的主要政策框架,而职业教育法更具有基础性地位,“蓝图已经绘就,如果一系列制度建立起来,社会对职业教育的看法会有很大改变。但问题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在政策‘东风’之下,学校只有加强内涵建设,不断提升适应性,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更好为社会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解决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职业教育才能真正赢得社会认可。”

“职业教育法的再次大修,体现了党和国家对职业教育发展的高度重视,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校长郑伟光说,修订草案明确了中等、高等职业教育的层次结构,特别是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的设立,打破了长久以来职业教育“断头路”和“终结性”教育的格局,为技术技能型人才打通了上升的通道,让职业教育工作者倍感振奋,真切感受到“职业教育的春天来了”。

期待建立职教高考制度

“我是211大学毕业的,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只能去读职校。”现实中,诸如此类的观点并不少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职校生升学渠道较窄,在学历要求日益提升的今天,他们很关心,孩子上了职业专科以后,还能读本科、研究生吗?对于这一困惑,此次修订草案也进行了回应,表示高等职业学校和实施职业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应当在招生计划中确定相应比例或者采取单独考试办法,专门招收职业学校毕业生。

姚卫红期盼能真正建立专门的职教高考制度,从而彻底打开职业教育的升学通道,而广东省正借着开展省级高水平中职学校建设的契机,推进不同层次职业教育纵向贯通,“《意见》也提到建设一批优秀中等职业学校和优质专业,注重为高等职业教育输送具有扎实技术技能基础和合格文化基础的生源。我们也在探索中高本、中高企的融通,构建不同形式的升学模式,能满足每个学生的发展需求,办好让人民满意、家长放心的职业教育。”

对于备受关注的职业本科教育,《意见》指出,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广东相关高校已在积极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包括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将、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等知名院校。

建立完善国家资历框架

多年来,职校生在就业、升学等方面遭遇差别对待,是职业教育的一大“痛点”,反映社会传统的人才观需要改变,也直接导致大家对职业教育信心不足,如何解决迫在眉睫。

日前,人社部出台了关于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毕业生可以参加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有关政策,提出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不得将毕业院校作为限制性条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关于做好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工作的意见》指出,职业本科和普通本科在证书效用方面具有等同价值,在就业、考研、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的效力。此次修订草案提出,职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同层次普通学校学生享有平等机会。还特别要求,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在招录、招聘技术技能岗位人员时,应当明确技术技能要求,将技术技能水平作为录用、聘用的重要条件。

“我们认为切实可行,会坚决贯彻和执行,学校过往也一直如此执行。”据悉,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在招聘实验技术岗位人员时要求应聘人员具有技师及以上水平,充分体现职业教育“德技并修”的要求,一方面考核招聘人员的职业道德,一方面考核招聘人员的技术技能水平,面试考核中还会安排实操考核,上机操作,例如先进制造技术学院招聘数控技术实验员时,会要求直接到数控机床上按要求加工作品出来,通过加工作品的质量来判断个人技术水平,为招录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这个提法解决了这么多年以来的公平性问题,但是要真正落到实处,需要更多顶层设计,比如国家资历框架、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和薪酬待遇,这些都是实际问题,还需要整个社会对技能型人才更重视。”姚卫红提醒道。

多元办学值得探索

当前,由于专业结构和产业需求存在时间错位,导致企业得不到高技能人才资源,职校生则面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担心被企业淘汰等问题。尽管近年来我国不断倡导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但产业和教育之间存在“融而不合”“合而不深”“校热企冷”等实际难题。因此,必须继续深化产教融合,这也是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途径。

业内人士认为,重视企业的需要、激发企业的热情相当关键。对此,修订草案进一步明确对积极开展职业教育企业的支持和引导措施。增加规定,对产教融合型企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等支持,享受税费优惠。引导企业按岗位总量的一定比例设立学徒岗位。姚卫红表示“欢迎”,“这是很大的红利,对企业盈利有帮助。”

姚卫红谈到,今年7月,首批63家国家产教融合型企业名单公布,广东占了6家,说明以前的政策起到了该有的作用,但是学校更希望从校企合作中获得更大的自主权,“我们的办学一定要和当地的产业和经济相适应,根据市场需要制定、调整相关人才培养方案,将产业需求反映到教学中去”。

郑伟光同样深表期待:“希望在具体落实阶段,更多通过财政奖补和税费减免等方式激励校企双方,对于产教融合型企业,最好是直接减免税费。鼓励区域内行业龙头企业、专精特新企业在享受税费奖励的同时,设置相应的学徒岗位,进行结构性设计,每年承担一定的实习实训任务。”

修订草案还提到,依法支持社会力量参与联合办学,举办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此前广东已有学校开展尝试,但遇到了一些瓶颈,“我们更希望在省级层面上能够统筹制定一些配套的落地政策,激发混合所有制办学主体的积极性。”郑伟光称。

“这些都属于多元办学,是职业教育改革的两大方向之一,值得我们去探索。目前的学校要么是公办、要么是民办,一旦引入社会资本,就牵涉到一种新的办学类型,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遇到问题,亟须相关配套支持政策来明确,期待国家和地方政府进一步出台针对性的条例、制度,这条路才能走下去、走得通。”姚卫红这样建议。

国内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