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职业教育发展亟需科学顶层设计
发布时间:2021-03-11 17: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今年两会上,有关职业教育的提案、建议,给人鲜明的感受是,我国职业教育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必须进行适合时代发展的科学顶层设计。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建议,进一步完善现代职业教育制度,建议国务院尽快出台《国家职业技术教育校企合作条例》,将《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职业学校校企合作促进办法》上升到法律法规的层面,从制度层面为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和支撑。并加强职业教育统筹管理。建议在“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基础上,成立国家职业技术教育局,统筹管理全国职业教育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副校长许玲建议,在学科建制上,在“交叉学科”门类下增设职业技术教育学一级学科。 因为“随着我国职业教育事业的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学研究问题具有复杂性, 这种复杂性决定了目前的职业技术教学二级学科越来越不能满足我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的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郑亚莉则建议,教育主管部门总结现有各类试点经验,理顺相关管理权限,明确专科学校升格是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主渠道。同时,加快修订《职业教育法》,明确高等职业教育包括专科、本科等的学历体系,为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提供法律依据,扫清法律障碍。在去年的两会上,她就建议,要加快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

这些建议牵涉到机构调整、学科调整,需要修订《职业教育法》、出台《国家职业技术教育校企合作条例》等,因此显得颇为宏观,而这些宏观的改革建议,体现了发展职业教育,对进行科学的顶层设计的迫切诉求。

其实,2019年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就明确提出,“经过5—10年左右时间,职业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转变,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大幅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提高国家竞争力提供优质人才资源支撑。”这已经为职业教育的发展勾画出蓝图,做出重要的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的战略规划,而要让这样的战略规划落地,必须有更为具体的设计图、施工图。

推进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是发展高质量的职业教育的必然选择。可是,虽然国家有关部门不断出台意见、下发文件,强调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重要性,但具体到落实,却存在概念多于实质、流于形式的问题。由于缺乏有力的统筹管理,发展职业教育存在多头管理、政出多门、各自为战、资源配置效率低的问题,这需要从制度设计上加以理顺。这并非近年来出现的新问题,而是一直困惑着职业教育发展的“老大难”问题。针对这一问题,2013年,就有学者建议建立“国家职业教育局”。

切实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对我国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让每个孩子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至关重要。根据2020年教育数据统计,我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为91.2%,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4.4%,已经全面实现各级各类教育的普及。在后普及时代,职业教育要办出特色和高质量,唯有走类型教育之路,否则,如果仍把职业教育作为低于普通教育的“层次教育”,参照普通教育模式办学,职业教育将更加被边缘化,这将影响我国整体教育形成合理的人才培养结构并保障质量。

从今年两会代表、委员的提案看,缩短学制的建议、把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建议,受到舆论广泛关注,表面上看,这不涉及职业教育,但不论是案由,还是落实建议,都直接关系到职业教育。把高中纳入义务教育,“暗含”社会公众希望普及普通高中教育,并实行12年义务教育的期待,原因是不少学生不愿意读中职,认为“中职低人一等”;缩短学制,也是站在普通教育角度提出,其理由是学生可在10年中就完成基础教育的知识学习,缩短学制可早出人才,让青年人更快进入就业市场,可从职业教育角度看,学生没有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如何能满足用人单位的需求?

我国虽然已经明确职业教育是类型教育,但不论从教育管理模式,还是教育评价体系看,还存在把职业教育作为层次教育的顽固思维。表现在高等教育领域,高等职业教育,从人才培养角度看,应包括专科层次、本科层次,甚至硕士与博士层次,但传统的认识是,高等职业教育等于高职,也就是只有专科层次,这就阻碍了本科层次职业院校的办学。要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就必须结合举办类型教育的需要,全面推进教育管理改革和教育评价改革。

基础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