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职与独立学院"联姻"如何实现升格 多赢
发布时间:2021-01-13 15:16 来源:
金台资讯
作者:

江苏大学京江学院拟与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合并组建“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大学”?近日,江苏多所面临转设的独立学院传出消息,将与省内高职院校合并组建新的大学,带动地方本科教育资源“扩容”。消息一出就引发了各方广泛关注。
其实,早在去年5月,教育部关于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中,就提出独立学院整合高职院校资源合并转设这条路径,鼓励各地探索统筹省内高职高专教育资源合并转设。“合并转设”的浪潮是否已在路上?江苏作为独立学院第一大省,站在这一节点的选择,无疑将影响着我省高等教育的资源配置和未来发展。
高职 独立学院,搭上“升本”顺风车
独立学院是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的阶段性产物,教育部为其规划了转为民办、转为公办、终止办学三种路径,但截至去年底,大多数独立学院仍未完成转设。
“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这一创新举措,能加速独立学院转设,也为苦苦寻求‘升本’机会的高职院校注入动力,将盘活高职院校的沉淀资源。”省民办教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扬州大学高教研究中心主任魏训鹏表示。
“高职院校发展长期面临‘断头路’问题,教育主管部门对于高职升本‘卡’得很死,近两年随着职业大学的概念提出,才有所松动。”南京一所高职院校校长告诉记者,包括他们学校在内,不少高职院校在其“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中都提出了“升本”的目标,但仅仅依靠高职院校的办学实力直接升格为职业大学,可能在硬件等方面有欠缺。
“最近两年大概有22所高职院校升格为本科职业技术大学,相对于全国1400多所高职院校而言,还是太少了。”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理事长阙明坤说,独立学院是本科层次的学校,只有“壳子”而没有自己的土地和校舍,而高职则相反,有土地有校舍,亟需搭上“升本”的顺风车,“对双方来说,都是提升自己的难得契机,强强联合,更有利于促进我国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
阙明坤表示,这种“嫁接组合”的方式,最重要的是,将实现高等教育资源的优化重组,促进高等教育布局优化和本科优质教育资源提升。
去年9月发布的《教育部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整体推进苏锡常都市圈职业教育改革创新打造高质量发展样板的实施意见》,已经明确提出支持在苏锡常都市圈办学的独立学院与高职合并转设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
“江苏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省份。”阙明坤告诉记者,在全国多地政府已经积极行动,推动属地本科教育资源扩张。记者注意到,河北省教育厅已经公示了3所独立学院的转设方案,均为独立学院和高职高专合并的方式。山西大学商务学院合并了山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等省内3所中专高职院校,整合之后转设为省属公办的理工类职业本科高校。广西大学行健文理学院拟与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合并成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大学。
“合并转设后,学校办学自主权更大,办学规模更大,能够集中精力培养本科层次应用型和技术技能型人才,适应经济社会需求,满足产教融合需要,促进地方产业转型升级。”阙明坤说。
“联姻”也有谈崩的,还有不少门槛要跨
虽然对双方利好,要想携手“联姻”,并非都是“一拍即合”,还有很多门槛需要跨越。
根据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官网公布的信息,院校曾先后与江苏护理职业学院、南京卫生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江苏食品药品职业技术学院就合作办学事项进行洽谈。与该校一样,很多高校都在反复洽谈中而没有确定“联姻对象”。不少在合并组建进程中的高校负责人表示,合并事宜还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
“其实中途谈崩的不在少数。”一所正在商谈合并转设事宜的高职院校负责人说,最大的问题还是钱,涉及有关费用,由于没有指导性意见,双方谈的时候都会有怕“吃亏”而被教职工埋怨的顾虑。
阙明坤表示,双方的合并转设首先要与现行法律法规衔接。“无论是独立学院‘吸收’高职院校,还是双方原主体资格均予以注销,合并设立成一个新的学校主体,都需要满足申报条件,牵涉到管理模式、合并转设后的性质等问题。”
而寻求与独立学院合并的高职院校既有公办也有少数民办;既有省属也有市属;既有教育行政部门主管的高职院校,也有其他部门主管的职业院校,二者合并后的体制机制问题需要理顺。转设后的领导体制、管理机制、干部任免、教师编制、机构设置、经费拨款、收费标准等问题都有待处理。“比如高职院校的教师职称评定、专业发展与本科层次的独立学院教师有着不同的资质要求、评聘要求。在合并转设的过程中应该如何核算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的师资,高职院校的教授能否等同于独立学院的教授,这存在争议。”阙明坤表示,合并转设需要建立由省级政府统筹协调、多部门协同参与的工作体制,形成资源整合、快速联动。
升本需“不忘本”,取名争议折射深层问题
尽管江苏目前还没有高职高专和独立学院成功合并转设,但记者注意到,关于“取名”的争议已经沸沸扬扬,不少网友对“职业技术大学”的字样接受度较低。
“职业技术大学办学时间在我国还比较短,缺乏成熟的经验,而独立学院在失去原先所从属的名校光环的同时,增加‘职业’字样,学生及家长可能短时间内难以接受。”魏训鹏表示。
阙明坤表示,取名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关系着新设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长远发展。独立学院属于我国应用型本科高等教育范畴,而高职院校属于职业技术教育范畴,职业教育属于类型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在理念、育人方式、生源上均有差异,“合并转设后有两条路,到底是转为本科层次的职业技术大学,还是普通应用型本科高校,目前还缺乏明晰规定。”
过去有关部门之所以“一刀切”不让高职升本,正是因为担心职业院校不安心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专业和课程出现严重的“本科化”现象。“高职院校设立的绝大部分都是专科类专业,专业建设标准、人才培养方案、人才培养目标与规格、实验仪器设备均与独立学院存在区别。新合并转设之后仍然继续保留原先专业,还是进行调整?两类人才培养方案如何融合?”阙明坤认为,基于这样的考虑,合并的双方最好是专业一致或者接近,有共同的文化和基因、共同的基础和目标。
魏训鹏认为,高职院校与独立学院合并成的新大学,需要重新确定办学理念、机制及人才培养方案,“双师”型、“双栖”型教师队伍不是一下子就能培养起来的;其次,资源的重组和战略的调整,可能影响原有学校的办学特色,甚至会对区域高等教育资源生态结构及其发展体系带来不利影响。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要因地制宜,对转设的可行性、科学性进行详细论证,转设和转型一体化推进,不可盲目跟进。
省教科院职业教育与终身教育研究所所长方健华说,独立学院和高职院校合并,有助于构建多层次、一体化、高质量的职业教育新体系,盘活江苏优质职业教育资源的存量,寻找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增量。“合并后如何更好保持职业教育的特色,关键在于把握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特征和规律:坚持从以独立学院过去的学科导向和高职院校过去的以专业为导向,转向以今后职业教育本科的‘以专业(专业群)建设为导向、为龙头,适当发展学科,适当搞些学科建设’,这样才能保持职教本科的类型教育特色,培养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
记者注意到,目前我省26所独立学院只转设了4所。无论是站在转设“快车道”上有些焦虑的独立学院,还是亟待搭上“升本”顺风车的高职院校,面对机遇还要仔细思量,毕竟,合并转设不仅要实现独立学院和高职院校之间的双赢,还要实现学生、用人单位和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多方共赢。

江苏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