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教室”是对职业教育的自我矮化
发布时间:2017-11-15 15:23 来源:
作者:

    一排蓝色外皮的活动板房,内部被切分为一个个房间,每个房间窗户处用细钢筋交叉加固,这些简陋的房屋不是建筑工地的临时用房,而是位于湖南长沙一所大学的教室。“冬天冷,夏天热,每年一万多元的学费,就不能提供好一点的教学环境吗?”不少学生抱怨学校配备的是“集装箱教室”,此事引发广泛关注。(11月14日 《北京青年报》)

  每个走进校园的大学生,都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前景;一所大学的教室,承载着学生们“知识改变命运”的期望。当丰满的理想遭遇骨感的现实,大学生产生心理落差在所难免,临时性的活动板房竟然长期作为教室使用,让大学生在如此条件下学习,“集装箱教室”显然损伤了学生们的利益与情感。

  “集装箱教室”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职业教育某种意义上的“野蛮生长”。在校生不少,收费也不便宜,学校的“钱袋子”满当当,却没有“好钢用在刀刃上”。办学场地租赁其他学校,缺乏操场、体育馆等公共空间,上课就在集装箱里,这样的“能省就省”,暗示着职业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

  近年来,总有一些人将市场规则照搬到学校,千方百计地实现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可是,教育是一种特殊的知识产品,不能完全市场化。对教育事业竭泽而渔,不仅会透支一所学校的公信力,也会让大学生失去对知识的敬畏和对教育的尊重。

  社会分工日益专业化和精细化,劳动力市场不仅需要学术型人才,也需要技能型人才。一方面,企业对高素质、高技能的劳动者有旺盛的需求,能够提供比普通白领更好的薪酬待遇;另一方面,职业教育依然被视为“二、三流”学生的无奈选择,职业院校难以吸引优秀学生投身其中。

  弥合市场供求之间的矛盾,职业院校显然需要通过自己的角色扮演来“发挥作用、实现价值、赢得尊重”。改善办学条件、提升师资力量、完善后勤保障,职业院校的“自我救赎”,需要一个破解成蝶的过程,需要不断地投入与付出。将职业院校当成一条“生财之道”,无节制、无底线的利益变现,何尝不是一种对职业教育的自我矮化。一所功利、短视的职业院校,又怎么去自觉践行“培养人,就是培养他对未来的希望”?

  当职业院校不懂得尊重、体谅和关心自己的学生,又怎么提升职业教育的社会认同?只有善待学生,让学生在校期间能够有一个好的求学环境、能够学到真本领,让学生毕业之后能够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职业教育在老百姓心目中才会更有分量、更有地位。

研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