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职业教育站上新起点 未来发展方向明确
发布时间:2018-12-03 16:27 来源:
中国商报
作者:

  河北保定的职高三年级学生李涵(化名)最近正在紧张备考之中,明年3月,她将参加几所省内大专院校的单招考试,“周六日也要上课,压力不比我那些上普通高中的同学小。”李涵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的中考成绩中等偏下,和父母商量后,主动选择了职业高中,学习会计专业。“学一门实用技术,也许更有利于今后的就业。”李涵说,她的目标是考上省内口碑最好的职业技术学院。
 
  而除了个体观念的变化外,数据更能对当前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提供佐证,“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于职业院校,职业教育进入了‘黄金时期’”。在教育部日前针对《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和《职业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行动计划(2015-2018年)》两项行动计划实施成效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如是说。
 
  据了解,3年前,为贯彻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精神和《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教育部启动实施了上述行动计划。如今,两项行动计划收官在即,国内众多职业学校已“容颜焕发”,正刷新着公众对职业教育的刻板印象。那么,进入新发展期,职业教育相关工作该如何开展?
 
  行动计划成效显著
 
  通过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已初步形成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的发展格局。
 
  据介绍,旨在通过改革创新来引领职业教育发展的《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3年间共布局实施了65项任务和22个项目,以高职率先改革引领带动了职业教育的整体发展。
 
  首先,通过树立优质院校标杆,不断提升整体办学水平。据介绍,截至目前,共有31个省(区、市)启动骨干专业建设项目,覆盖834所高职院校的408种专业,建设布点数达3815个。
 
  总体来看,骨干专业第三产业占比达62.59%、第二产业占比达33.03%、第一产业占比达4.38%,与同期三大产业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基本相当;分类来看,装备制造大类、财经商贸大类、电子信息大类专业布点数量最多,分别占比为16.88%、15.91%、10.69%,符合国家重点发展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技术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方向。
 
  其次,通过校企联合培育,有效提升教师的“双师”素质。27个省(区、市)共投入1.5亿元布点建设了660个“双师型”教师培训基地,其中学校自建161个、校企合作建设481个、校校合作建设18个,呈现出以校企合作建设为主的格局。各基地依托优质企业资源,促进了高职教师和企业人员双向交流合作。
 
  此外,职业教育特色彰显。通过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已初步形成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的发展格局,如制造业十大重点产业相关专业新增专业点1253个,年度招生43万人,分批布局了558个现代学徒制试点,覆盖1480多个专业点,使9万余名学生学徒直接受益。高职院校生均拨款制度进一步落实,全国平均水平已达到1.2万元,职业教育国家标准体系进一步完善。
 
  在创新发展行动计划推进的同时,职业院校在管理上的规范化、精细化和科学化水平也在不断提升。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职业教育在获得社会各方面高度关注的同时,一些管理上的漏洞与问题也开始暴露,如有偿招生、虚假学籍、课程开设与教学实施随意变动、学生实习的安全责任分担机制不健全、学生顶岗实习岗位与其专业对应岗位群不吻合等。一些职业院校内部管理比较松散,制度化、规范化程度比较低。
 
  管理制度标准不断健全
 
  通过诚信招生承诺、推行阳光招生、学校主要领导和招生工作相关人员签订责任书、开展招生规范管理专项检查等举措,虚假宣传、有偿招生等现象得到了遏制。
 
  “以前有个说法,认为职业院校是‘放羊式’教育。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就如何加强提升职业院校的管理水平专门制订了一个行动计划来全面推进。”王继平表示。
 
  经过3年努力,在招生管理方面,通过诚信招生承诺、推行阳光招生、学校主要领导和招生工作相关人员签订责任书、开展招生规范管理专项检查等举措,虚假宣传、有偿招生等现象得到了遏制;在学籍管理方面,通过专项治理,各地全面落实学籍电子注册和管理制度,虚假学籍、重复注册现象大幅减少;在实习管理方面,深入开展实习管理专项治理活动,清查了一批违规实习情况,及时进行了整改,使实习乱象得到广泛整治。
 
  总体来看,职业教育近3年来管理制度标准不断健全,治理结构不断完善,管理队伍能力不断提升,信息化管理手段广泛应用,“文化育人”理念深入推进,教育教学质量监控体系已基本建立。
 
  需要关注的是,中等职业教育是整个职业教育的基础,王继平表示,中等职业教育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重要保证。同时,中等职业学校是高中阶段教育多样化的基本形式。因此,中等职业教育要发展,还要增强吸引力。
 
  “以前我觉得只有中考成绩不好的学生才会无奈选择职业高中,混完高中再混个大专,现在发现职业教育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在内蒙古自治区一所县级高级职业中学任教一年后,王晓鸿(化名)改变了对职业教育的看法,她认为,虽然职高的文化课深度不及普通高中,但学生可以更早接触到较为系统的专业教育和实操训练。“也许是一条更适合他们发展的道路。”王晓鸿对中国商报记者说。
 
  明确未来发展方向
 
  既要摆脱职业教育的普教化,同时还要克服职业教育的技能化,把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以及培训共同做起来。
 
  两个行动计划即将收官,职业教育又站在了新的起点上,下一步发展方向将如何呢?
 
  “当前,我国已建成起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形成了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基本框架。但是,体量大而不强、产教合而不深、体系不完善、吸引力较弱等仍是当前职业教育面临的主要问题。人民群众和经济社会对优质、多层、多样职业教育的需要与职业教育发展不强、不优、不活之间的矛盾,已成为新时代职业教育的主要矛盾。”王继平表示,因此下一步的目标是要聚焦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完善制度标准,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健全德技并修、工学结合,增强多方协同工作合力。
 
  对于近期的具体实施举措,王继平用“出台一个文件、完善一个机制、召开一个会议和启动两项行动”来概括。
 
  一是要研究制订并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11月14日,《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已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会议强调要将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着力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二是在过去成立的职业教育工作部级联席会议的基础上,建立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进一步加强职业教育工作方面的统筹和协调。三是召开国务院会议全面部署职业教育下一步的改革。四是启动两项行动,包括启动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院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简称“特高计划”)和“1+X”证书制度改革。
 
  据记者了解,“特高计划”的重点是建设一个高技术技能人才的培养培训基地和一个技能创新和技术研发服务的平台。“1+X”证书制度中的“1”是指学历证书“,X”是指代表某种技术技能的资格证书,不同的专业对应不同的资格证书。
 
  王继平表示,即将启动的两项计划事关职业教育下一步改革目标,即既要摆脱职业教育的普教化,同时还要克服职业教育的技能化,把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以及培训共同做起来,直接面向经济建设第一线。(记者 王立芳)

研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