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在校生规模下降到四成以下,中职教育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9-08-02 14:40 来源:
微信公众号“腾讯教育”
作者:

近日,教育部发布《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57.05万人,比上年减少25.38万人,下降4.36%,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41.27%。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555.26万人,比上年减少37.23万人,下降2.34%,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39.53%。
我国中职招生规模(比例)和在校生规模(比例)近年来持续下降。但是,不少地方的家长,还抱怨本地的普高录取率低。据报道,今年安徽马鞍山家长就对普高录取分数线上涨不满,质疑是减少了普高招生数,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随后发布消息称,当地4所学校分别追加100名普通高中招生计划名额,并降低30分进行投档。而实际上,之前当地并没有减少普高招生计划,普高录取分数线上涨,是由于学生考试成绩整体提高的结果。今年,深圳也有家长质疑,公办普高录取率只有40%多,而其实,去年,深圳中考公办普高录取率达到53%,整体普高录取率达到74%,今年由于中考人数增加8000人左右,公办高中录取率会有所下降,但整体普高录取率也会达到70%,可家长仍旧对此不满。
对于中职教育,我国的基本战略还是普高和中职协调发展,两者招生比例为1:1,而近年来,随适龄学生数减少,中职招生规模不断下降,同时,中职招生占高中阶段招生比例也逐渐下降。总体而言,中职教育有萎缩趋势。这也成为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问题之一。
我国高中阶段的毛入学率,已经达到88.8%,但在不少学生、家长看来,上中职,并不是上高中。对于我国提出的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目标,舆论一再解读为普及普通高中教育,或者普及高中义务教育,这种解读,并非不了解高中阶段教育包含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而是希望国家把高中学校都办为普通高中。
这反映中职教育的现实困境。虽然国家高度重视中等职业教育,实行中职免学费政策,设立中职国家助学金,以及国家奖学金,但家长在孩子中考时,还是希望孩子进普高,而不愿意进中职。在地方教育部门明确规定达不到普高线就不能进普高学习(包括借读),以保证中职的招生后,家长不但对地方教育部门施压,质疑这一政策,还想办法曲线上普通高中,有的机构甚至给家长提供违规运作的服务。还有的中职学校,则以普高化为招生卖点,告诉家长、学生进中职后,依旧学习普高课程,以参加普通高考。
中职的这种困境,源于两方面,一是职业教育的地位不高,相对于普通教育,职业教育还存在低人一等的情况,我国虽然在努力消除对职业教育的歧视,但社会的“学历情结”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还有加剧的趋势。二是职业学校办学质量不高,缺乏特色,加之很多学生缺乏对职业教育的认同,有的家长担心孩子上中职学校,没学到技能,反而被其他学生“带坏”。所以,在越来越多的中职毕业生都将进入高职继续学习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家长希望孩子能够进普高,即便今后高考只能进高职,也情愿。
这就需要思考并调整发展中职教育的战略了。我国2019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50%,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后,社会对中职毕业生的需求会减少。而且,今年我国高职扩招100万,取消了之前对中职毕业生的升学限制,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大部分中职毕业生都将读高职,那么,再专门进行中职人才的培养,就主要是为高职打基础,这就需要看打基础是否真能打好,以及这种做法对整体教育发展的影响了。
中职当前的办学困境,其实很难实现培养技能人才的目标,反而会带来基础教育焦虑,包括增加学生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业压力,担心中考被分层(中考“分流”实际变为“分层”)到中职,以及中职的“低层次”办学。为此,我国要认真分析中考强制分流的利弊,可以考虑取消普职融合,以建综合高中的方式发展高中教育。即每所高中都建设为综合高中,既开设学术课程,又开设技职课程,由学校自主选择,在高中毕业后,学生再根据自己的能力、兴趣选择学术型高考或技能型高考,进普通院校还是职业院校。有人会担心很多学生会选择学术课程,而不选技职课程,这要看技职课程的质量,以及哪些大学、专业招生考察学生的技能。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后,我国大部分的地方本科院校也将进行职业教育,他们也可采用技能型高考招生,而不是只有高职院校才通过技能型高考招生。另外,就是当前的985、211高校的部分专业,也是培养应用型人才,完全可采用技能型高考招生。

研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