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迎来春天,自身活力如何激发
发布时间:2020-01-03 14:12 来源:
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

    对于职业教育领域的人来说,在国家一系列政策利好为职业教育发展和改革指明方向的当下,打破“唯学历论”,改变职业教育为“次等教育”的社会现实成为重要使命。
   “有老领导问我职成司司长好不好做,我回答第一句话是职成司司长太好做了,第二句话是职成司司长太难做了。”一周前,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在发表讲话时如此说。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以及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力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这是陈子季认为“好做”的原因之一。
   2019年,在职业教育领域,顶层设计出台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职教20条),职业教育法也迎来首次大修,从立法和政策层面,将职业教育定性为具有与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的类型教育。
   但事实上,陈子季指出,不论是在过去的制度设计上还是社会观念中,职业教育都比普通教育矮了一截,是次等教育,这也是“职成司”工作不好做的原因之一。
   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4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目前,据陈子季透露,在各省的努力下,已经超额完成目标招了111万人。“高职扩招对我们职业教育来说,量变必然导致质变,会倒逼职业教育在招生模式、教学模式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改革创新。”
   对于职业教育领域的人来说,在国家一系列政策利好为职业教育发展和改革指明方向的当下,打破“唯学历论”,改变职业教育为“次等教育”的社会现实成为重要使命。
职业教育面临新挑战
   对于北京市求实职业学校校长吴少君来说,2019年是绝对特殊的一年,因为通过“职教20条”及职业教育法的修订,职业教育从国家层面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和定位。这样的变化,对于深耕职业教育领域30余年的吴少君来说,甚是欣慰。
   20世纪80年代,吴少君进入北京劲松职业高中读书的时候,普通高中教育尚未普及,大学也没有扩招,那时候的职业教育,在很多家长眼中是绝对的“香饽饽”,通过职业教育掌握一技之长比什么都重要,社会上并无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观念。从进入劲松职高,毕业做留校生,到劲松职高党总支书记,再到求实学校的校长,吴少君经历了北京职业教育的初创期、鼎盛期、转型期等全部历程。
   自20世纪90年代初高校开始扩招之后,职业教育的发展受到了一定冲击。但从始至终,吴少君从未认为职业教育低人一等,“很多职业的发展,都需要有启蒙教育,有黄金培养期,甚至需要童子功。所以,在中学阶段选择一个职业发展方向是需要重视的事情。”这一观点在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征求意见稿中也有所体现,征求意见稿提到要推动中小学开展职业启蒙教育。
   “职教20条”指出,职业教育是一种类型教育,“类型不是‘另类’,我们的社会发展过程中,总是要有人去从事专业技能型强的工作,有人要从事研究性强、需要具有创新实践能力的工作,这是社会分工不同,无关高低贵贱。”吴少君说,从近几年很多企业出现的用工荒现象来看,也折射出培养职业教育人才的迫切需要,职业教育面临很多挑战。
   “职业院校育人要遵循教育的规律性,培养全面发展人才,以及培养社会需求性,但目前来看,这两难同时存在。”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丁金昌指出,我们目前市场上的现状是有一部分人没事做,而有一部分事没人做,这实际上是公平与需求的矛盾,是类型结构性矛盾、层次结构性矛盾和专业结构性矛盾。原因则在于我们的产业发展很快,但教育发展慢。
   在丁金昌看来,职业教育目前面临着国家新战略的挑战,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比如,对互联网技术在各领域多种多样的形式和发展的认识在职业教育中有没有更新,“智能化时代要培养控制机器、掌握新技术的技术型人才和复合型人才,这是当下很多职业院校面临的新挑战。”
   吴少君告诉记者,为应对市场行业的变化,今年求实职业学校新增设三个专业方向,其一是在民航专业集群结合人脸识别、大数据分析技术发展里增设“智慧机场运行方向”,培养机场运行人才;其二是金融商贸专业群围绕数字经济移动商务发展开设“数据分析服务”方向;此外,学前教育回应《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增加学前教育专业“早期教育”方向。
   但令吴少君担忧的是,职业院校办学必须要紧盯市场需求,适应市场变化,不断调整和优化专业设置和课程,提前储备师资力量,增设新专业,改造老专业。但新专业(方向)的开发与建设,受技术发展的影响,从国家层面还缺乏职业教育统一的专业标准,相同专业不同学校人才培养规格差异很大。基本上都是职业院校根据企业、行业发展自己去研究、制定标准,所以在人才培养的规格、标准、水平上参差不齐,“这也是职业教育在社会上认可度低的一个重要原因。”
   吴少君还表示,而要做到这一点,离不开跟企业、行业的深度融合。但过去多年,职业院校发展参差不齐,源于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没有做实。
   丁金昌分析,这是源于在专业设计上的需求导向不合理,学校不能培养企业所需求的人才。如何让职业教育真正地“活起来”是职业教育领域聚焦的重点难点。
产教融合激发职业教育活力
   激发全社会共建职业教育体系的活力,政府和学校方面都面临诸多考验。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教育行政教研部副研究员李虔、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进修部主任从春侠等曾对来自全国26个省的142位地方教育局长进行问卷调研。结果显示,目前不少地方的中等职业教育欠账较多,中职学校在基础能力建设、管理体制和管理规范、校企合作等方面都存在重重困难。
   调研中,有局长提出,政府既是中等职业教育的监管者也是需求方,在推动中等职业教育健康可持续发展方面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当前发展中等职业教育,更有效的做法是扩大中职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对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系统进行全面改革。“其下,最为重要的是下放课程和专业设置权限,使学校能够注重与产业界合作,因地制宜地开设职业培训课程,加强劳动力市场信息引导、就业指导,集中力量培养应用型技能人才。”
   近两年,国家在产教融合上出台了《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并且开始试点布局50个左右产教融合城市,根据《国家产教融合建设试点实施方案》,明确在全国建设培育1万家以上的产教融合型企业,建立产教融合型企业制度和组合式激励政策体系。
   强化产业和教育政策牵引,允许符合条件的试点企业在岗职工以工学交替等方式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支持有条件的企业校企共招、联合培养专业学位研究生。探索建立体现产教融合发展导向的教育评价体系,支持高职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双一流”建设高校等各类院校积极服务、深度融入区域和产业发展,推进产教融合创新。
   对于如何探索产教融合,丁金昌认为,当下学校和企业都要发挥自身作用,抓住政策,要认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合的概念,怎么把产业的理念技术、资源融合到学校,怎么把学校的科研成果和人才转化给企业并带来好处。“产业融合是方方面面的,包括人员的融合、制度的融合、文化的融合,最有效的路径就是校企合作,校企合作是产教融合的具体性、微观性的体现。”
   辽宁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高鸿指出,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对产教融合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我国的现状是中小企业数量多,特别是服务类企业,如何照顾到这些企业和学校的产教融合,需要在实施路径上进行分类对待。
   要改变职业教育低层次的现状,提升职业教育的吸引力,陈子季表示,未来要将职业教育转换为对经济和各方面发展具有调动功能的教育、有广泛需求的基础教育。“未来除了要建立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并重的双轨制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还要把工作重心提升到高质量上来,目前教育部正在研制职业教育提质培优的三年行动计划。”

研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