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政议政】构建职业教育体系 加快发展职业本科
发布时间:2021-09-26 15:32 来源:
杭州民盟
作者:

民盟浙江省委会高等教育专门委员会委员,民盟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总支主委,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发展规划处(高职教育研究所)处长(所长)、质量管理办公室(考核办公室)主任杨悦梅反映:

2014年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表演讲——教育改革突破口在现代职业教育,她提出中国当前的职业教育是个“断头桥”,培养出的技术技能人才,学制短,不能继续攻读更高学位。今后,中国将搭建人才培养的“立交桥”,让学生可以从中等职业一直学到专科教育、到本科教育到专业硕士,甚至专业博士。同年,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2014—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而后,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计划》也明确提出,全面推进和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要求。其后,《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发布,对各层次职业教育发展描绘了更为清晰的路线图。

然而,当前职业教育存在以下问题:

一、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发展缓慢。《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接受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学生达到一定规模”“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要求,实际上6年间发展缓慢。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共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9896所,高职(专科)院校1468所,本科职业学校21所,专科起点本科招生31.75万人。原因分析,在“十三五”期间,教育部重点抓人才培养内涵建设和促进办学水平全面提升,启动实施了中国特色高水平职业学校和高水平专业(群)建设计划,并明确要求列入“双高计划”建设的高职院校要承诺不能升本。由此,职业本科大学建设滞后,成为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中的短板,加快发展职业本科成为构建职教体系的当务之急。

二、本科院校向应用本科职教转型受阻。高职院校毕业生专升本旨在获取更高的技术技能,更主要是为了取得高一级文凭。从专升本的考试来看,主要还是基础知识的考试。普通本科院校举办应用本科,并非是在技术技能的进一步提升,大部分是强化理论教学,而且专本衔接一直停留在理论层面上。国家倡导的本科院校向应用本科职教转型,见效甚微,甚至还出现独立学院学生不愿意与职业院校合并的怪象。

三、现有职业本科大学吸引力不足。据教育部官网发布,2019年教育部批准了全国首批十五所职业本科试点大学;2020年,教育部又批准同意了六所本科职业学校更名为大学。分析21所职业本科大学,大部分职业本科是民办职业院校,办学基础和人才培养质量还没有得到社会和广大考生的认可,甚至出现部分职业本科大学完不成招生计划的现象。主要原因是我国为了推进民办高等职业教育,对民办高职专科院校的特殊升本政策而造成的。

发展职业本科已经成为构建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内容,为推进我国现代职业教育发展,需要构建职业教育体系,加快发展职业本科,建议如下:

一、科学制定职业本科大学发展的规划。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教育部门要组织相关研究机构从宏观层面上研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产业发展趋势,研究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层次结构、需求预测,按照人才需求确立“十四五”和中长期发展本科层次职业大学的升格数量和职业本科生的规模。

二、加快发展“双高计划”院校升为职业本科。高等专科职业教育虽然发展时间不长,但也有20余年的发展历史,一批优秀高职院校经历了国家示范院校建设、“双高计划”建设,在高等职业教育领域脱颖而出,其示范性和高水平特征日益凸显。《教育部关于“十四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教发〔2021〕10号)》文件指出:“聚焦关键领域、重点行业、重点区域,以优质高等职业学校为基础,稳步发展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坚持高标准、高起点,严把质量关,逐步完善学校和专业设置标准、专业目录、学位授予以及评价机制等,引导学校坚持职业属性,遵循职业教育规律办学。”因此,建议要加快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充分发挥国家“双高计划”建设学校的优势,遴选一批建设成效好,示范性强的优质学校升为职业本科大学,停止一般高职院校升入职业本科大学。

三、开展应用本科职业教育并作为职业本科的补充。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类型教育,要突出职业性特征。应用本科职业教育只能作为职业本科的补充。构建职业教育体系,要补足职业本科的短板。首先,职业本科主要在职业教育内部产生,在第二批双高校建设中,要跳出“双高计划”建设学校不能升本的怪圈,“双高”与职业本科建设齐头并进,我国台湾地区技职教育的职业大学大部分是从专科技职学校升格本科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其次,高职教育地位不高,吸引力不大,其主要原因还是层次不高。因此,在新一轮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中,重点要发展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

四、全面加强试点职业本科大学的质量管理。教育部门在强化对各地各校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工作指导的基础上,制定试点学校的考核标准,加强对人才培养质量监控、考核与评估,推动试点学校不断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和办学水平。

研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