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周洪宇: 高职扩招100万力度空前 职业教育迎来春天
发布时间:2019-03-15 12:0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导读

    湖北一所民办职业技术学院因为培训退伍军人,受到了中央军委和国家教育部的表彰;还有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拿到了国家层面数百万的补贴,这也是过去很少见的。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扩大高职院校奖助学金覆盖面、提高补助标准,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

    3月1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他提到,要打通职业教育的上升通道,让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有“面子”和“里子”,要让接受职业教育受到重视、尊重。

    他还指出目前职业教育的六大问题,并提出修改《职业教育法》的相关建议,其中包括整合政府职能,打破部门界限,理顺管理体制,对职业教育实行统一协调的领导。

    职业教育的六大难题

    《21世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这会对招生工作以及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周洪宇:要在一年内扩招100万人,力度是前所未有的。1998年的时候,中央提出大学要扩招100万人,当时是含本科和高职高专。这次是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大篇幅谈职业教育的大背景,但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有个周期,不会短期内对经济或者人才结构有较大的刺激。我们应该从国家人才储备的更长远的角度来看。

    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就提出,经过5-10年左右的时间,职业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转变,大幅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提高国家竞争力提供优质人才资源支撑。

    虽然现在离目标还有差距,但是已经开始采取具体的举措推进了。我知道的湖北一所民办职业技术学院因为培训退伍军人,受到了中央军委和国家教育部的表彰,学院创始人很受鼓舞;还有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拿到了国家层面数百万的补贴,这也是过去很少见的。他们跟我说,真正地感受到职业教育的春天来了。

    《21世纪》:很多职业学院反馈招到合适的老师不容易,大规模扩招后师生比进一步拉大,是否会进一步拉大教师缺口,如何缓解教学压力、保证教学质量?

    周洪宇:教师队伍建设是当前发展职业教育的薄弱环节,需要切实解决制约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我们不能只看到现有的职业院校的教师,需要打通两个渠道,一方面发展民办的职业教育院校,另外要大力鼓励扶持企业办学。职业院校要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可以让企业的人才来教技术,学院的老师来讲理论,二者可以打通,理论和实践应尽量结合在一起。仅限于现有的师资力量来看,很难完全符合扩招的需求。

    《21世纪》:除了师资力量薄弱,您认为现在职业教育还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

    周洪宇:首先是有些地方、部门以及社会,对职业教育的重要性认识不足,需要切实转变观念,营造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良好氛围。二是职业教育经费稳步增长机制不够健全,仍不能满足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需求,需要推动建立健全政府投入为主、受教育者合理分担、其他多种渠道筹措经费的投入机制,提高职业教育经费保障水平。三是职业教育不能满足社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需要大力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四是随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产业结构调整、技术革新步伐加快,我国劳动力供求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越来越突出,要坚持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办学方向,推进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使职业教育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五是西部地区、民族地区和农村地区的职业教育发展相对滞后,校舍面积、实训基地、教学设备等基础条件亟需改善,需要因地制宜地开展分区规划,促进协调发展。

    小龙虾学院服务特色产业

    《21世纪》:目前来看教育不是高利润的行业,社会资本在兴办职业教育方面有生意上的考量,难免与国家初衷违和。应该如何引导、规制?

    周洪宇:从企业来看,社会资本办学要兼顾微利和社会责任。从我接触的来看,很少教育企业是单纯追求暴利的,大家基本是追求盈利同时也履行社会责任,和公办学院没有区别。比如武昌某职业技术学院,发现退役军人有职业教育需求,学院负责人就重点对接这部分人群,已经聘请并且还将继续聘请大量退休军官来上课。

    民办职业院校的优势是灵活性强,对市场的敏感度高,培训的人才也可以马上为社会服务。当学院的教育质量做好了,学生规模也起来了,效益就能提高,是可以盈利的,但是肯定不是暴利行业。

    《21世纪》:广东、江苏等东部地区对技能人才需求大,经济发达,职业教育发展会不会比中西部地区更有优势?

    周洪宇:地方发展职业教育,主要是看当地的产业需求。并不是说浙江、广东就能发展好职业教育,中西部就不行。比如湖北的职业教育在全国发展得较早,质量也不错,有的职业院校招生的分数已经是常年超过本科线。

    广东沿海地区有其产业需求,中西部地区也有特色产业需求。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湖北潜江的江汉艺术职业学院,从2017年起,开始通过单独招生考试录取,培养普通专科层次的小龙虾产业技能型人才,就业情况非常好。职业教育关键是要密切对接市场需求,办出特色,小龙虾成为潜江的重要名片之一,相应的产业链对职业人才的需求也很大,这是职业教育对接产业需求的很好案例。

    《21世纪》:事实上,如果一般学生能选择读本科还是不会去读职业院校吧?目前一二线城市将积分落户和学历绑定在一起,你认为这会在将来发生变化么?

    周洪宇:对职业教育的不重视,是国人长期的一个文化观念。如果制度设计上没有正确引导,反过来强化这个观念,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我认为关键是要让读职业教育的学生有“面子”也有“里子”。“面子”是技术类职业受到尊重,“里子”是毕业后能有好的就业,这对职业教育的质量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关于落户,事实上除了一线城市对落户要求比较多,很多城市对职业教育文凭的学生也放开了落户的门槛,未来对职业教育文凭会越来越友善,这是个趋势。

    《21世纪》:你一直在关注职业教育,今年你带来了哪些相关建议?

    周洪宇:2009年开始,我曾多次就修改《职业教育法》提交议案。今年我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加快《职业教育法》的修法进程,争取在2020年或者2021年提交审议,确保在本届全国人大审议通过。

    修改《职业教育法》要注意几个问题,一是理顺管理体制。我国职业教育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教育部门与行业协会以及政府其他部门之间缺乏沟通衔接,教育、就业与培训之间相互分离。这种管理体制影响了职业教育的发展。建议通过修订该法,整合政府职能,打破部门界限,理顺管理体制,对职业教育实行统一协调的领导。

    二是将中等职业教育免费制度写入法律。

    三是适当发展本科、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完善职业教育体系。建议明确:高等职业教育是我国职业教育体系中的重要层次,高等职业教育应在目前以大专层次为主的基础上,适当发展本科层次乃至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做好中等与高等职业教育的衔接,培养高层次技能创新型拔尖人才,完善我国目前人才体系结构。

    四是明确投入责任和标准,加大经费投入。一方面建立经费投入保障制度,确保职教经费“三个增长”。另一方面建立教育附加费用于中等职业教育立项、审计、责任追究制度。

    五是建议借鉴发达国家和地区有关经验做法,构建与现有学位制度相衔接的高职高专院校学位制度,对高职高专院校设立“副学士学位”(或“协学士学位”)。建立副学士学位—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的高等职业教育学位制度。也可考虑将高等职业教育学位命名为“工士”。

研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