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全国超60万中职学生中断学业  修法能否补足职业教育发展短板
发布时间:2020-01-07 14:41 来源:
法制日报
作者:
  1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结束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紧紧围绕职业教育领域热点难点问题等内容,在原法基础上,共修订调整41条,新增15条。
  为了修改职业教育法这件事,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喊”了十年。
  自2009年起,周洪宇多次就修改职业教育法提交议案。2018年,修改职业教育法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第二类项目,但周洪宇还是觉得进度太慢,在2019年全国人大会议上,再次提交加快修改职业教育法的议案。
  “职业教育中存在的经费稳步增长机制不够健全、不能满足社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等问题日益突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还是要靠修改职业教育法。”周洪宇说。
  他建议,通过修改职业教育法,从根本上解决职业教育发展所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为了凸显职业教育在建设人力资源强国中的重要作用,建议适当发展本科层次乃至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做好中等与高等职业教育的衔接,培养高层次技能创新型拔尖人才,完善我国目前人才体系结构”。

人才结构性缺口大

  就读于江苏南京一所职校的张文告诉记者,她们学校这几年专业基本没有变化,还是以旅游管理、烹饪、民航、电气工程等专业为主,“每年都有学生退学,很多人都觉得,所学专业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学生中途退学的情况,在职校中并非个例。
  去年11月,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发布《2018年全国高等职业院校适应社会需求能力评估报告》(以下简称《高职评估报告》)和《2018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办学能力评估报告》(以下简称《中职评估报告》),对我国职业院校办学整体状况和当前主要问题作了分析。
  《中职评估报告》显示,近三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有60余万名学生中断学业,以在校生数1200人计算,相当于500所学校的学生规模。学生问卷调查显示,32%的学生对所学专业的就业信心不足。
  部分职校的专业设置,不仅不能满足学生的期待,也无法满足社会和企业的需求。
  “职业教育不能满足社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是当前职业教育发展存在的突出问题。”周洪宇说。

校企合作面临困境

  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秦涛认为,职校专业设置无法满足企业的需要,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学校缺乏与企业的良性互动,在这种情况下,职业院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无法适应企业的运作发展。
  “此外,职校师资也是一个重要问题。从企业出来教书的,学历不行,知识体系比较落后;高校毕业生做职校老师,学历虽然够,但缺乏实践经验。这就导致职校培养的学生能力不足,在企业运转中没有用武之地,没有给企业解决实际的用工问题,结果就是企业不欢迎职校学生。”秦涛说。
  《高职评估报告》指出,“教师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是当前职业院校办学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这一报告显示,专任教师数量不足70人的院校有30多所,专任教师不足两人的专业点有1500余个。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祁占勇认为,职业教育中校企合作面临的制度困境难以得到有效解决,其重要原因在于相关法律规定还不够完善。
  在祁占勇看来,相关行政法规过于原则、抽象,缺乏可操作性,校企合作中相关利益主体权益划分不清晰,保障机制亟待规范,导致我国校企合作面临“校热企不热、官热民不热”等困境。
  “同时,校企技术合作制度不够精细。现有法律只在宏观上强调了要促进校企合作在技术上的协同发展,但是对校企双方合作过程中企业在技术方面应承担的具体职责并未涉及。”祁占勇说。

落实类型教育定位

  2019年全国人大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栗生锐在《关于促进高等教育均衡发展,扩大高职本科范围并逐步设立研究生学历的建议》中指出,一个完备的高等职业教育体系应由研究生、本科、专科构成,但在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目前主要处于“专科层次”。
  “高等职业教育所涵盖的技术技能层级如高档数控机床、智能装备、数字化生产线等多项国际前沿技术,其层级甚至超过研究生学历。”栗生锐说。
  栗生锐建议,高职教育应扩大本科范围并逐步设立研究生学历,以此来弥补我国目前职业教育阶段偏少问题,为高技能人才设立高级目标,吸引更多优秀人才选择应用型技术技能岗位。
  栗生锐的观点,与周洪宇在议案中提到的“适当发展本科、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完善职业教育体系”建议,不谋而合。
  “为了凸显职业教育在建设人力资源强国中的重要作用,建议明确高等职业教育是我国职业教育体系中的重要层次,高等职业教育应在目前以大专层次为主的基础上,适当发展本科层次乃至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做好中等与高等职业教育的衔接,培养高层次技能创新型拔尖人才,完善我国目前人才体系结构。”周洪宇说。
  这些建议,在征求意见稿中得到了回应。未来,职业教育或将整体迈入“培养本科生”的时代。
  征求意见稿首次提出“职业高等学校”的说法。教育部指出,为落实类型教育的定位,用职业高等学校的概念替代高等职业学校概念。职业高等学校对应于普通高等学校,包括专科、本科层次。
  按照上述规定,职业高等教育将与普通高等教育“平起平坐”,未来,职业教育也将培养自己的本科生、研究生。
  值得注意的是,职业院校变身本科的探索工作已经展开。
  2019年,教育部正式批准了首批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结果,15所学校由“职业学院”正式更名为“职业大学”,同时升格为本科院校。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教育部把高职升为本科的职业院校更名为职业大学,在名称中均保留“职业”二字,意思是要求这些学校必须继续坚持职业教育定位,不能办成学术型大学。 (蒲晓磊)

研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