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京辉:构建国家资历框架,助力中外职业教育合作
发布时间:2020-09-14 18:14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9月8日至9日,第四届太和文明论坛教育文化分论坛成功在线上举行。来自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柬埔寨等国的职业教育专家学者、院校代表、企业家代表,围绕“构建未来人才职业图谱”主题,就职业资格框架、后疫情时代职业教育改革、职业教育评价与微证书、职业教育政策协调与跨国合作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整理了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秘书处前秘书长刘京辉的观点。

一、世界有关国家制定资历框架的基本情况

进入21世纪,为适应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发展一体化;为本国公民提供更多更便捷的终身学习机会;为促进就业和跨国流动,许多国家都开发、建立了教育与培训相互认证、相互衔接的资历框架。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于2017年联合发布的《全球区域和国家资历框架目录》显示,已有154个国家建立和实施了资历框架。全球建立了7个区域资历参照框架,为126个国家提供了跨国资历和学分对接标准(CEDEFOP,2017a)。其中,在“一带一路”沿线65 国家中,有58 国都建立了资历框架。50%以上国家加入了区域跨国资历和学分的互认体系。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马燕生先生于日前详细介绍了欧盟的资历框架的情况,于2008年制定,2011 年在欧洲国家正式实施,目前已经有39 个欧洲国家参照欧盟资历框架,实现了一个国家内部的地方资历框架和跨国的资历及学分互认(CEDEFOP,2018)。东盟也于2014年为其10国建立了资历框架。近几年我国的专家学者纷纷介绍并研究了上述一些主要国家的资历框架,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法国等国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的资历框架,为中国构建资历框架提供了借鉴经验与方法。

总体来看,各国在构建终身教育资历框架中,大多采用政府主导、各利益相关机构全面参与的模式。资历框架建设是自上而下的政府工程,包括资历框架立法,政府管理和相关利益机构参与机制,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学习的成果认证,政府专职部门的资历认证等。 

二、以职业教育为例,中国构建资历框架的政策和实践基础及其难点

我认为,构建中国国家资历框架需要通过全方位的改革创新来实现,包括政策层面、法律层面、人事制度以及改变传统观念等诸多方面。 

1.从政策层面。我国在资历框架的政策准备上,近年来影响最大、表述最为具体的政策文件有两个,分别是 2010 年先后颁布的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 2010 - 2020 年) 》以及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其中《纲要》提出“构建灵活开放的终身教育体系,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2016 年7 月,在教育部出台的《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 “加快推进中国教育资历框架开发”。由此可见,我国已把国家资历框架建设纳入教育发展战略目标,希望它在我国终身学习体系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关于职业教育,早在80年代,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就提出,要逐步建立起一个从初级到高级, 行业配套、结构合理,又能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的职业教育体系。在2019年颁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文件中第一次强调职业教育是一种类型教育;强调产教融合、强调普职衔接、提出实施“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1+X证书)制度”、提出“学分银行”等。我认为“职教20条”提出的上述政策措施将为构建国家资格框架奠定良好的基础。

2.从实践层面,中国教育部已“将1+X证书试点工作与学分银行建设和国家资历框架建设结合起来,有序开展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所体现的学习成果的认定、积累和转换”作为其工作重点之一。 据了解,截至目前,“1+X证书”已经遴选出73家培训评价组织(负责相关证书开发、标准制定、考核发证)和颁发了92个证书。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多年来开展的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工作,为一线广大劳动者通过职业培训从而达到职业晋升提供了有效途径。  

3.构建中国国家资历框架,是一项系统工程。其中对于职业教育而言,我认为有以下难点需要解决:一是职业教育吸引力问题。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农村和偏远地区,上普通高中、考上综合性大学仍然是他们的首选,甚至是唯一选择。二是从体制机制上真正解决职业教育的校企融合问题,特别是明确企业在教育的地位与责任。三是通道问题。建设国家资历框架可以清晰地展现接受不同层级教育的学习者的发展水平,不仅在形式上实现不同类型、不同层级教育的联通,而且在内容上也让不同类型、不同层级教育所需的知识、能力、素质得以衔接。目前,我国教育系统内部不同资历、学历和职业资格的连贯性和交融性都不是很强。



三、构建中国国家资历框架,助力中外职业教育交流与合作    

9月5日,在北京举行的2020国际教育服务贸易论坛上,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已与188个国家和地区、46个重要国际组织建立了教育合作与交流关系,与54个国家签署了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中国致力于提高双向留学质量。近几年,中外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也越来越频繁。每年都有不少国际学生来华在职业院校学习进修、接受短期培训;也有不少中国学生在国外接受职业和专业培训、并就业。据了解,有几十名中国学生在中国接受了技工教育与培训,并通过德国的严格考试、获得德国行业协会认可的技工证书(职业资格证书),现已在德国大中企业工作。另外,中国的一些行业、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当地行业、企业合作开发项目,需要聘用大批通过正规职业学历教育和非学历职业培训的技术人才和员工。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人才中心副主任宋凯介绍,他们在“一带一路”国家的矿业项目,就聘用了近50万的本地员工。这些员工都必须接受相应的职业培训。另外,中国的一些高职院校与国外的教育机构合作在合作国当地开办职业院校。

如上所述,教育和培训是我国与国外各国以及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合作选项。我们不仅要与国外签署高等教育的学历学位互认协议,也应该建立在职业教育领域的互认标准。而建立国家资历框架正是可提供一个标准对接平台。

我国建立国家资历框架,不仅要考虑与现有地方资历框架对接和中国特征,还应考虑与国际上的资历框架对接。这有助于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教育和培训的合作,实现教育和培训资历和学分的互认和转换。国家资历框架中的各项资历指标和标准,不仅可以对境内发生的教育行为进行质量审查,而且可以对境外教育行为的输入进行质量监控,从而使教育行为具有更大的透明度。

东盟资历参照框架的实施,把“一带一路”沿线的东盟 10 国的资历框架对接起来,并与欧盟资历框架进行对接,为全球教育的深化合作打下了基础。

后疫情时代,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学习各国在教育领域的先进理念与做法;在构建国家资历框架中借鉴国外的经验。后疫情时代,我们应该更加深化包括职业教育在内的教育交流与合作,应该搭建更多平台,建立国家资历框架,加强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和其资格认定,继续促进留学人员的国际流动。努力形成中外职业教育“共商、共建、共享”的有利格局。(责编:蒋新宇)

研究热点